在線留言 網站地圖 Rss訂閱 歡迎光臨鄭州鳴悅服飾有限公司官網!

            咨詢熱線:15838263390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詳細內容

            探尋校服背后的問題 加速變革的到來

            返回列表 查看手機網址 發布日期:2019-11-20

            探尋校服背后的問題 加速變革的到來


            校服承擔育人功能,但為何中國校服卻承擔管理功能?下面是鄭州鳴悅服飾有限公司向大家介紹一下。


            校服定制


            有一半以上的中學生認為,自己的校服不夠前衛,不體現個性。無法通過著裝來表達個性的他們,只好偷偷地在“老套 ”的校服上涂鴉,或進行“時髦”的修剪,在夾縫中標新立異以展現自我。


            校服最初設計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育人,然而經歷了多年的實踐后發現,現實與目的背道而馳,校服最終淪為了某種抑制個性的產物。

            校服的育人功能,是中小學校推行校服政策的主要動因。


            然而,在中小學實踐中,校服的本體功能往往被掩蓋起來,以至于“校服樣式本身的意義恰恰被異化為它的對立面,即僅僅是為了統一和規范”。


            校服原本充盈的育人功能,逐漸被單一的管理功能所取代。


            早在1993年4月 ,原國家教育委員會專門發布《關于加強城市中小學生穿學生裝(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見》明確指出:“實行城市中小學生穿學生裝 (校服),是為了加強學生的思想品德教育,增強學生的集體榮譽感 ,貫徹中小學生的日常行為規范,優化育人環境,加強學校常規管理,有利于全社會對學生身心健康的保護與監督……”


            ▲中國學生的校服是運動服


            2015年6月,教育部、工商總局等四部委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見》,再次強調要發揮校服的育人功能,保障廣大中小學生的健康成長?梢,校服之育人功能是我國推行校服政策的根本出發點。


            (一)校服的育人功能


            不管是最先出現在西方教會學校的“藍制服”,抑或是我國嚴格意義上最早的學生裝——“中山裝”與 “文明新裝”,它們已超越普通衣物的一般價值,成為一種鮮明的非語言符號,代表并傳承一所學校甚至一個時代所特有的精神文化,是學校重要的育人資源。


            首先,校服能夠通過對校園文化的詮釋和彰顯,以陶冶的方式發揮隱性的育人作用。


            校服作為具有直觀性的校園物質文化,能將無形的價值觀念、教育理念、特色文化等表現為直觀、可見的物質形態,并與校園其他物質文化形式相結合形成磁場 ,通過視覺等感官刺激 ,將所蘊含的價值觀、道德理念內化為師生的精神力量,對其進行價值引導和熏陶。


            其次,校服能夠豐富、完善校園文化 ,促進學校特色發展與德育品牌建設 ,最終達到優化育人環境的目的。作為校園物質文化的構成部分,校服不僅可以改變學校的直觀風貌,還能與其精神理念和校本文化融合起來,推動整體文化建設,優化育人環境。


            ▲日本中學生


            同時,校服還能將本校學生與其他人士區分開來,以免社會無關人員進入校園,保證與其他人士區分開來,以免社會無關人員進入校園,保證校園安全以及育人工作的順利進行。


            再次,校服能滿足青少年歸屬感之需求,并起到團結師生 增強集體榮譽感之作用。


            當他們穿著代表母校的統一校服,便被給予一種暗示 即 “我” 已加入這個大集體 成為正式的一分子。心理需求的滿足有利于學生將精力聚焦到學校學習和活動當中,幫助其追求更高的自我實現之目標。


            同時,校服作為一種象征符號,還可協助青少年進行角色定位,強化 “學生身份意識 ”,讓他們體會到自己的行為即代表母校,使其主動規范自身言行舉止以維護學校形象,起到增強集體榮譽感的作用。


            (二)育人功能的作用機制


            校服育人作用的有效發揮,關鍵還在于學生對校服的認同。學生作為穿著校服的主體,其對校服的認同過程也是一個態度變化過程。

            因此,學生對校服的認同發展,據此可分為被動服從、自愿接受與真心接受三個階段。


            在被動服從階段,學生并不理解校服要求的初衷,只是為了避免懲罰,在表面上服從校服規定。如若沒有外界的硬性要求,學生是不愿穿校服的,甚至還會因為不理解校服的價值所在而產生對校服和校規的抵觸情緒。


            ▲英國中學生


            校服想要進一步引導學生 、團結學生并彰顯和塑造校園文化,最終實現潛移默化的育人功能便非常困難。在自愿接受階段,學生穿校服不再是因為外界的要求,而是他們開始接受學校施行校服規定的育人價值,逐漸消除對校服的排斥心理。


            到了真心接受階段,他們則真正理解校服的豐富內涵與意義,對校服的情感態度將從抵觸轉變為喜愛,校服的育人功能也得以有效發揮。


            因此,校服要想將所蘊含的精神內涵傳遞給學生,產生應有的育人效果,關鍵就是要讓學生從被動服從轉變為真心接受,用積極的態度去感受和汲取其中的精神價值。


            然而在現實中,校服的功能卻出現了異化,多數學生對校服的認同尚處于被動服從階段,校服逐漸演變成一種單純的管理手段,成為學校規訓學生和簡化管理的工具。校服的質量問題,甚至已經威脅到學生的身體健康。


            (一)校服成為規訓學生的工具


            學校視校服為一種規訓工具,是校服育人功能異化的突出表現。學校借此機會樹立權威,將權力滲透到學生學習和生活之中。這種以校服為杠桿的微觀規訓方式,圈困身體與心靈,橫貫空間與時間。


            首先,圈困學生的身體與心靈。將校服作為規訓的手段明顯表現在對身體的改造上。學校通過制訂校服規章制度——即一種學生必須服從的紀律——來駕馭和改造學生的身體。這些規范制訂得十分細致,大到穿著校服的時間、地點 、場合,小到穿著校服的細節都有明確要求。


            ▲澳大利亞中學生


            不僅如此,將校服作為規訓手段,學校還試圖對學生的心靈進行形塑,希望通過對身體的管理來謀求對精神的規范。


            一方面,學校試圖借校服政策,來營造監督與被監督的校園氛圍,對學生進行紀律灌輸和精神壓制。學校通過校服將校內成員分成兩個陣營:穿校服的學生和不穿校服的教師 。


            穿著便裝的教師在暗處管理、監督,處于主導地位,穿著統一校服的學生在明處學習,處于從屬地位,使學校工作在監督與管制的氛圍中運行 ,破壞了民主平等的育人氛圍和師生之間的和諧關系,以至于學生如此慨嘆: “穿上校服后 ,我們每天就像在監獄中一樣!


            另一方面,學校獨攬校服款式、風格的選擇權和校服的訂購權,以切斷學生通過服裝彰顯個性特色的需求 ,壓制學生的個性發展。


            童年后期和青春期正是孩子們彰顯個性的階段,他們對自己的外表和穿著格外在意 ,希望借此在同齡群體 中扮演各種角色并獲得群體認同。他們的著裝作為一種符號,是個體對自我個性與角色定位的表達。


            然而,校服卻是由學校選擇、訂購并強加于他們身上的,切斷了學生通過服裝表達自我的途徑。調查表明,有一半以上的中學生認為,自己的校服不夠前衛,不體現個性。無法通過著裝來表達個性的他們,只好偷偷地在 “老套 ” 的校服上涂鴉,或進行“時髦”的修剪,在夾縫中標新立異以展現自我。


            ▲中學生


            其次,對學生的監督貫穿空間與時間。通過校服,學校對學生的規訓在空間上從校內擴展到校外 ,在時間上從在校期間擴展到放學之后 。


            學生在校內,接受管理和監督,當他們踏出校門,也并不意味著可以由此變得輕松,因為校服將管理和監督的權力擴散到街道、社區,移交給校外的監督者們。


            穿校服的學生好似一張張 “移動靶”,在街道上、社區中、公共場所里十分醒目,到處可見 “監視的目光”。這些監視的目光,隨時可以發現學生的存在,對學生及其行為進行定位和定性。


            即使社會對學生的監督實為一種無意和間斷的注視,但對學校來說,它可以讓學生產生“被人監督的感覺”,知道即使在校園圍墻之外,自己仍處在被監視之中。


            (二)校服成為簡化管理的手段


            學校對學生服裝的統一要求,也是一些學校為了降低管理成本,規避管理風險,從而簡化管理的便捷手段。


            首先,從校服管理的角度來看,不少中小學校一味地強調常規化、制度化,施行剛性的校服管理模式。在這種模式下,學校僅僅關注學生是否按規定穿著校服,卻忽略學生對穿著校服的認識和感受。這樣做雖然省時、省力,但校服原本充盈的教育意義被固化為呆板的管制流程 。


            ▲美國中學生


            在校服的選用上,大部分學校掌握著訂購權和定價權,學生只需負責出資購買并按規章穿著即可。如有違背,即按章處罰,輕則扣除個人德育分、班級量化分,重則受到紀律處分。此種旨在簡化管理的校服政策,或許可以改變學校一時的面貌,降低管理成本,從學生發展的角度卻缺乏人文關懷。


            其次,從整個校園管理的角度來看,不少學校借助重紀律 、輕引導的校服政策 ,與其他規訓方式相結合,使之交織為嚴密的規訓網絡。由此強化對學生的控制,從而減少違規、違紀行為,使管理變得更輕松與省事。迫于懲罰壓力,學生多選擇 “循規蹈矩 ”。


            久而久之 ,這種以權威為基礎的不平等的師生互動模式,將會成為一種 “自然”狀態,學生管理從而變得簡單易行。


            同時,一些學校還將校服視為一種規避管理風險、掩蓋教育問題的手段,從而達到簡化管理之目的。通過校服,學校盡可能將學生變為一個個相同的符號,由此淡化差異,規避因突發情況所帶來的管理風險。目前,大多數中小學校的校服款式單一、造型松垮,以運動服為主,被學生們戲稱為“米口袋”“老頭兒服”。


            除了審美不足之外,松垮的校服還無形地影響著學生的運動和學習。更嚴重的問題是,校服遮蔽了性別差異 ,模糊了青少年的性別意識。特別是女生的性別特征,成了一個 “不能說的秘密”。已有學者指出,中國運動式校服之所以 “去性別化”,折射出部分教育管理者對女性身體和性的恐懼,此恐懼源于中世紀式的禁欲主義傳統。


            學;趥鹘y教育中對性教育的避諱,利用 “去性別化”的校服統一學生外形,試圖規避這種風險及其帶來 的挑戰。這種做法并未解決青少年的性心理沖突,反而可能導致性別認知和交往障礙。


            ▲中國中學生


            這些學校為了通過校服來達到簡化管理的目的,多以強迫的方式對學生施加壓力,讓他們迫于壓力而服從。學生因畏懼而改變自身行為,但內心卻背道而馳 ,對校服的認同只停留于被動服從階段,校服的德育作用難以有效發揮 。


            結尾:“重拾” 校服的育人功能


            要想達到從 “管人”到 “育人”的轉變,重拾校服的育人功能 :


            首先 ,改變硬性的管理模式 ,增加人文關愛 ,將學生看作具有能動性的 “人 ”,而非被規訓的 “物 ”;同時,還要致力于促進學生對校服的認同工作,讓學生理解校服、喜歡校服,從對校服規定的被動服從轉變為真心接受;此外 ,還要加強校服的象征性和人文意義,使校服能對學校文化進行演繹和詮釋,并傳達積極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優化育人環境 ,發揮隱性的育人作用。


            鄭州鳴悅服飾有限公是一家專業以校服定做,工作服定制,中學生校服定制研發為一體的廠家,公司以河南為中心,經營范圍輻射全國,我們竭力為您服務,歡迎電話咨詢:15838263390

            聯系鳴悅服飾Contact

            咨詢熱線:15838263390

            電話:15838263390

            傳真:

            QQ:2025756434

            郵箱:

            地址:鄭州二七區大學路南三環錦榮輕紡城


            免费女人高潮流视频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